寒水空青

你还是条咸鱼,记住,无论是学习还是写文都要努力

A light in the dark

“在黑暗中绽放的那一缕光芒,我想那一定叫做希望。”


其实插上耳机就听不见那么多是是非非了,对吧?绿谷出久拿着一把伞,徘徊在车站。周围的人很吵闹,他们抱怨着今天的雨,抱怨着繁重的功课,抱怨着不喜欢的人。


绿谷出久戴着一副白色的耳机,耳机里却十分安静,一点声音都没有。他走在车站,他希望车站只剩下他的脚步声,可惜这做不到,在下雨天,温暖的车站是行人的首选。


绿谷出久的终点站是京都府。这是一个被日本人称为“心灵的故乡”的地方。绿谷出久只背了一个看起来没放多少东西的双肩包,以及拿了一把雨伞,他漫无目的的走在街上,显得有些无所事事。


他动了动脖子,扭过头,眷恋似的看着贴在极具明治时代风格建筑的墙上的海报。上面是一位发色红白相间的少年。两个汉字几乎占了海报的四分之一:焦冻。


这是他的上辈子,与他一起携手共同度过的人,这是那个和他在每一个冬天都约好在一起的人,这是他的的爱人。


可这一切都是过去式。绿谷出久身体有些颤抖。一个星期前,上辈子的绿谷出久在抗击一位敌人时,陷入了昏迷,成了植物人。在这个世界的他,没有遇见他的良师欧尔麦特,他国中毕业后,绿谷出久看着他骄傲的幼驯染仿佛披着星光走进了那所他梦寐以求的学校,而他却只能浑浑噩噩的进入了一所普通的高校,再浑浑噩噩的毕了业,成了年。


在这个世界,没有英雄deku,只有一个微不足道的人——绿谷出久。


绿谷出久走在上京的街道上,寻找着与他的爱人上辈子的回忆。


鲷鱼烧店依旧开着,但破破烂烂的门还是与上辈子无疑。绿谷出久曾经不止一次疑惑了,销售那么好的店为什么始终不换一扇门呢。他想着,脸上又露出一丝甜蜜的笑。绿谷出久小心翼翼的走进鲷鱼烧店,找到他和轰焦冻曾经的位置,点了一份鲷鱼烧。


在那个夏天,绿谷出久与轰焦冻谈恋爱还没有一个月,情犊初开的少年带着点羞涩,两人别别扭扭的牵着手走到了这家店。有些粗犷的大叔看到他俩就笑了,他热情的把他俩请进店里坐着,一边坐着鲷鱼烧,一边和他俩分享着自己与妻子的美好相遇和后来的幸福生活。


绿谷出久是第一次见到那么一个粗犷的大叔,居然脸上露出了甜蜜的微笑。他想着自己的男朋友,情不自禁的转过头,眼神却正巧对上了。


那次是他们第一次分食食物,绿谷出久不会想到,曾经他没什么感觉的互相喂食,现在让他的脸至少红了一大半。


“您的鲷鱼烧。”大叔粗犷的所以把绿谷出久从甜美回忆中唤醒了,“怎么了,年轻人,是失恋了吗?”

“不……不是……不好意思……我想我要走了”绿谷出久慌乱的站起来,他匆忙的拿上刚做好的鲷鱼烧放进了包里,又同样小心翼翼的走出了门“大叔,我下次,下次再来听你讲故事……”


绿谷出久慌乱的往前走,他的脚步变得急促。他看着前面的那家冰淇淋店,他立马想到了在夕阳的时候,他与轰焦冻在那家店曾经用着冰淇淋互相逗弄着对方。轰焦冻当时还买了几个冰淇淋,特别坏的涂在他脸上,却又温柔的把它们都舔掉。绿谷出久睁着湿漉漉的双眼,把自己深深的困在了轰焦冻的怀抱。


直走左转,这是当时轰焦冻与绿谷出久交往一周年纪念日的小咖啡馆。芝麻虽小,五脏俱全。绿谷出久温柔的看着小咖啡馆用着华丽的花体字写的名字。他不会忘记在这个地方,轰焦冻拿着一枚冰制的戒指,他温柔的半蹲下来,拉着绿谷出久的手,亲吻着他的手背。再把戒指輕輕的推进绿谷出久的中指。绿谷出久微红着脸,他从包里取出一串项链,给轰焦冻挂上。听着轰焦冻说一下逻辑奇怪的话,比如什么“我套住了你,而你又套住了我……”。


对面的小巷,继承了这条街古色古香的作风。在尽头的那家荞麦面店,是轰焦冻最喜欢吃的一家店之一。轰焦冻第一次带他来的时候,还傻乎乎的给他蒙了眼罩,想要给他一个大惊喜,结果最后看到全貌时,绿谷出久是真的懵了,他露出一个哭笑不得的表情问他“于是你认为儿童节最开心的事情是带着你的男朋友去自己喜欢的荞麦面店吗?”


当时的轰焦冻还犹豫了一下“要不然绿谷我带你去我最喜欢的猪排饭店吧。”


天啊!这样太可爱了吧。绿谷出久幸福的握紧了双手。他想要把手伸进后面那个人的口袋中,却一下子铺了个空。


巨大的失落掩埋着绿谷出久,他绕出巷子又拐了很大一段路,终于走到了一栋小木屋前。木屋前的花不知道为什么干枯了一只,绿谷出久有些怜爱的摸了摸他,他想着,干枯的花朵,干枯的我,干枯的爱情。总有一天花会重开,总有一天,他能不能回到原本的世界。


这栋小木屋,是他最喜欢的地方,在这栋小木屋里,轰焦冻向他求婚了,在这栋小木屋里,他们成了正式的合法夫夫,虽说平时还是在城里住的,但是平时一有空,他们两个就喜欢回来这里,给花浇浇水,在充满阳光的后花园喝着下午茶,仿佛提前步入了老年生活。


但是在这个世界没有我了 所以 这只是一个普通的小木屋。绿谷出久痛苦的想着,他的泪水在眼眶中打着转,他輕輕的推开了门。屋里一片黑暗,只有在一个拐角才微微透出亮光。


绿谷出久不自觉的朝着那微光走去,那是一盏灯,虽然很微弱,但……绿谷出久的目光顿住了,他讶异的张开了嘴。


这是一盏,在他们两个还没有在一起时,绿谷出久作为生日礼物送给轰焦冻的灯。


绿谷出久蹲了下来,他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这盏灯,一道磁性的声音从楼上响起。


“绿谷,你从医院苏醒之后跑出来了,一听到这个消息,就立马跑出来找你……可是我,无论找了多少个地方,要不是你刚离开,要不是你从没来过。我最后想到了这个地方,你最后一定会来这个地方。”


“你是轰君……”


“对,我是轰焦冻。”轰焦冻从楼上缓缓走下来,他捧着绿谷的脸,他直视着绿谷出久的眼睛“绿谷……你究竟在想些什么……”


绿谷出久还是蹲在地上,他声音稍稍带了点哭腔“我们还是一个世界的人。我没有来到另一个世界,我还是遇见了欧尔麦特,我还是进入了雄英高中,我还是和你谈了恋爱……还是说,我在另一个世界还碰到了你?”


“我们一直在,绿谷。”轰焦冻有些心疼的抱起绿谷出久,他蜷缩在角落里,小小一个,让人非常心疼。“你听我说,你一个星期前所打败的那位敌人,有个非常狂热的崇拜者,听到你打败了他,她趁你没有留意,在你不注意的时候发动了她的个性『噩梦』然后,让你做了一场长达一个星期的噩梦。结果没想到你居然把梦的内容当真了,从医院逃出来,我该说真不愧是no.1英雄呢。”


“什……什么……”


“虽然已经睡了一个星期了,但是哭了那么久,也该休息一会吧。绿谷,我们回房间睡觉吧。”


【轰出日】自习课随缘码字

“今天也辛苦了,轰君”
绿谷出久端着一碗猪排饭,笑着对轰焦冻说着。轰焦冻也端着一碗荞麦面与绿谷出久两个人并排走着。
“你也辛苦了”轰焦冻犹豫了一下“今天饭田和丽日同学不在。”
“啊!饭田同学因为是班长被老师叫走了。丽日嘛……”绿谷出久低下头思考着“好像是家里有事就先走了。轰君,我们坐那边吧!”
绿谷出久挑的位置很好。那是一个人少,不会很吵闹,但是也不会被秋日的阳光晒到的地方。轰焦冻沉默的坐到了绿谷出久对面。
绿谷出久鼓起腮帮子大口大口的嚼着炸猪排。他吃着吃着突然笑了起来,他说“轰君,你为什么看着我啊,荞麦面都要不好吃啦。”
“因为你太好看了。”红白发色的少年直白的一句话,让两人都陷入了沉默中,只剩下吃饭的声音。
绿谷出久尴尬的说着“轰君,荞麦面吃了也有好多天了吧,要不要来尝尝我的猪排饭呢?”他说着边用勺子舀起一口饭,拌着咖喱和猪排。轰焦冻盯着那个勺子,一口咬了下去。
“很好吃。”轰焦冻说。
绿谷出久绽放了一个大大的笑容,仿佛那尴尬的气氛从来没有发生过。他也无视了轰焦冻和他的间接接吻的行为。他笑着,用刚刚那把勺子舀了一口饭吃下去。
轰焦冻愣了一下,他夹起自己的荞麦面“绿谷,要不要尝尝荞麦面。”他把筷子凑到绿谷出久面前,有些期待的看着他。
绿谷出久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轰君放我碗里就好了,我还没吃完呢。”
轰焦冻顿时没有那种期待的感觉,反而多了几份失落。绿谷出久看见他眼底的失落,輕輕笑了一下,他用勺子吃掉碗里的荞麦面,手放了下来,在桌底下悄咪咪的拉住了轰焦冻的手。
红白发色的少年眼睛顿时亮了起来,他看着笑的很灿烂的少年,嘴角也上升了一个幅度。
“轰君的荞麦面也很好吃呢。”

【MHA/轰出】美好的一天

※属于无脑意识流产物,严重ooc
※前面一段是之前写的,点灯活动结束后忍不住写完了orz所以想法可能会不太一样。(中考后的第一篇……捂脸……)
※轰出最棒啦

家中的花开花了,是天竺葵,在院子的一角,密密麻麻的开满了一整片。
绿谷出久懒散的从床上爬起来。他一边打着哈欠,一边走到盥洗室。夏季早晨的阳光透过窗户照在他身上,他半眯着眼,舒服的伸了个懒腰。
“哎呀?!”
绿谷出久的手没拿稳杯子,一下子掉到了地上,不过这并不是他所在意的地方。他惊呼出声,是镜子中的他和平时不太一样。
不知道为什么,少年白皙的锁骨上面,出现了几个红色的花纹。他用纸巾去擦,用水去冲洗,他甚至还沾了点酒精去擦,但是都没有用,那几个花纹好像是胎记一样,怎么弄都弄不掉。
绿谷出久看着已经被擦红的锁骨处,无奈的叹了口气。他翻开手机,看见10分钟前轰焦冻给他发的信息。
[轰君:起床了吗?绿谷,今天有个地方想带你去。]
他思考了一会,脸上突然洋溢着笑容,他的眼睛弯下来,雀斑在阳光中好像铺上了一层金粉。
[我:嗯,起来了。轰君你要带我去哪?我们在便利店那边的车站集合吧^^]
绿谷出久偷笑起来,和心上人见面的机会让他无暇顾及锁骨上的印记。他快速的换上了衣服,衣服的领子刚好遮住了锁骨。绿谷出久又用梳子打理着自己的头发,好让它看起来更加柔顺。他再一次检查了自己的包,发现所有东西都带齐了。可是他仍然觉得少了些什么东西。
他不再思考这件事情。绿谷出久再次打理着自己的衣服,头发,然后拿起包就走。他经过后院,绿谷出久想起来他还要带什么了。
“送给轰君一束花他应该觉得很开心吧?”
绿谷出久弯下腰,从院子旁边摘了几支天竺葵。然后他把它捆成一个花束,拿在手上,很愉悦的向车站走去。

轰焦冻一脸犹豫的在车站坐着,看着手机页面上的拨号键,却迟迟没有按下去。
现在已经是和绿谷约好的时间过了10分钟了,绿谷会迟到这可不多见啊……
“啊!轰君,等急了吗?抱歉抱歉!这束花送给你!”绿谷出久气喘吁吁的跑过来,轰焦冻缓了一口气,收起了刚准备按下去的手机,把花束接了过来。
“也没有很久。谢谢,花很漂亮。走吧,绿谷。”轰焦冻停顿了一下,突然看向绿谷的眼睛,四目相对,绿谷出久有点害羞的低下头。
“绿谷,你早上是为了给我送花才迟到的么?”
“诶?!”

“轰君你怎么那么敏锐……”绿谷出久低着头,和轰焦冻一起站在车上摇摆着。
“呃,原来真的是为了给我送花啊。”
“轰君,话说今天你要带我去哪?”
轰焦冻抿着唇,他换了一只手抓扶手,把身体转过来面对绿谷出久“是一个……抱歉,绿谷。你到了就知道了。”
绿谷出久笑了起来,身体在微微的颤抖着,衣服从肩上滑下来了一点。
“绿谷,衣服。”
“什么?”
轰焦冻伸手,把绿谷出久的衣服往上拉了拉。“这里,滑了。”
“噢,噢!”绿谷出久原本沉浸在心上人为自己拉衣服的美好中,突然想起来早上在锁骨处的印记。他赶紧让轰焦冻放开他的衣服,小心翼翼的,躲避着轰焦冻看了一眼锁骨。
——那红色妖娆的花纹,依旧在锁骨上盘旋。
还没有消失啊。绿谷出久有些失落,不仅叹了口气。
“怎么了?”
绿谷出久笑笑“没什么事,轰君。”
电车摇摇晃晃,一站一站停下又开始开。轰焦冻突然拉起绿谷出久的手,把他牵下了车。
“这里是……”绿谷出久看着面前有着精巧设计的建筑。“轰君,你要带我来的地方,就是拉面博物馆?”
轰焦冻一脸茫然“不是的。绿谷,是从这边绕过去。”他仍然牵着绿谷出久的手,领着他一直走。
“绕过去是什么?”
“嗯……是这里。到了。”轰焦冻突然停下了脚步。这是一栋二层木屋,它建在博物馆周围的巷子里,是个人烟稀少的地方。轰焦冻沉默的打开了木屋的门。他看了看绿谷,牵着他的手走了进去。
“哇!”绿谷出久惊呼出声。就单单是一层,这里已经美的窒息。地上种了一些紫罗兰和勿忘我,还有一些蔷薇花。一条小道铺上了玻璃做的地板,一个桌子,两把椅子正摆在小道中间那个圆上,而小道通往厨房和楼梯。藤蔓也缠上了楼梯,设计者不仅仅在楼梯上挂了一盆丁香花,也在天花板上挂了几盆满天星,用枝条做的灯点缀其中。“轰君这是你做的吗?”
“嗯,原本这里还要弄一些led灯的,时间有点赶就没弄成。绿谷,去二楼吧。”
二楼比起一楼并没有太多的植物。二楼用的是木地板,在中间摆了一块地毯。地毯的边角放了一个懒人沙发,而中间又摆了一张桌子和两张椅子。靠墙的地方放了一个大书柜,上面堆了很多书,旁边放了一个养多肉的小柜子。天花板是斜着的,上面有一个大的天窗,此时被打开了。阳光此时正撒在地毯上,给二楼带来了一抹暖色调。
“轰君,这里太漂亮了!不过我很好奇,这个地方应该是你刚刚才弄好吧,为什么要带我来看?这种地方,不是应该要带可爱的女朋友来看的吗?难道说你想让我帮你做参考?我跟你讲,这里绝对满分啦,女孩子看到绝对会心动的!”
轰焦冻微微笑了起来“带可爱的男朋友也行的吧?”
“诶?”
“绿谷,请问你心动了吗?”
绿谷出久一下子红了脸,他垂下头,有些别扭的不敢看着轰焦冻,却又忍不住上前去一把抱住他。“嗯,我心动了。”

午餐是轰焦冻和绿谷出久做的三明治。他们坐在二楼的椅子上,晒着暖洋洋的阳光吃着午餐。
“话说轰君,其实我刚刚就想和你说了,我这里从早上开始有个花纹,不知道为什么擦不掉,超级苦恼的。”绿谷出久抬起头,放下吃了一半的三明治,他睁大眼睛撩开自己的衣服,让轰焦冻看自己的锁骨处“你看你看!还在吧……诶?”
“什么都没有啊,绿谷。”
“可是,在电车上还有的……轰君!为什么要舔我的锁骨!”
“绿谷锁骨太漂亮了,我忍不住,抱歉。”

我总感觉九图太难发 所以愉悦的一张图

又看了一会 发现哈布第二次出现了(笑)猝不及防的又被美颜所暴击
建议搞个企划 男装扮演top1
想看odnn,哈布,risa同台竞技x

今天我就是土生瑞穗的女朋友.jpg
(再次被哈布的美颜所暴击)

被美颜暴击的空青
哈布真是越来越帅了!

这个排版我还写个什么劲(;д;)

中考之后打算写的梗

一些梗,打算考完试写,麻烦大家监督我w,私心占tag致歉。

①8月6日

Rick创造了时间门,把那个次元的时间,在8月6日这天倒来倒去了许多遍。
每一次倒带之后,Morty会失去8月6日的记忆,拥有的记忆一直到8月5日。
可以说Morty在8月6日的那一天年龄被永远冻结了。
就算是别的次元过了一百年,一千年,那个次元还是在8月6日。
(金鱼让我写的瑞莫文1551那只futa鱼还叫我写3w……R&M初接触x理解不当还请指正)

②Only yourself

因为爱一个人,
所以就算他死了,
也因为爱他,
变成了多重人格。
他认为,他爱的那个人还在。
实际上,他所认为的爱人就是他自己。
“小久,不是说找到了男朋友吗?怎么不带过来啊?”
“抱歉抱歉,我这有照片,你要看吗?我男朋友长得可帅啦!”
绿谷出久手指指在虚空的地方“看,这是我男朋友轰焦冻,是不是可帅啦!”


想把消逝于青空+记忆与回忆+幻觉写一篇欢乐的星北星!


清酒要黄酒陪着打魔王,魔王是酒酿圆子。
cp是黄酒x酒酿圆子!


纯洁的sjb小脑洞~程淄邺想上午拾(程淄邺x尚午拾)由空青来写!
(纯洁要写郑京邻上巴白沂~!)

大概就是这样!

【MHA/轰出】推的人不同如何谈恋爱?

推的人不同如何谈恋爱?

……很久之前的梗,最近大修了一下。
想在魔都轰出only那印无料=3=不知道行不行。
大概是中考前的最后一篇了(闭嘴,还有15天中考)

“出久啊,在那边受欺负要和妈妈说啊……”
“知道了,妈,我都多大了,会好好照顾自己的。”
“唉……”绿谷引子最后留下一段深深的叹息,她还想说些什么,但又怕儿子不耐烦,也就匆忙的挂了电话。
绿谷出久结束这冗长的电话,他叹出的那口气仿佛在描绘着不舍。但很快,他转换了心情,拜托友好的司机帮他一起搬那些很重的箱子。绿谷出久是在某网站上很活跃的唱见「人偶」,由于和妈妈一起住,录歌的话会打扰到她,绿谷出久只能抛开依依不舍的心,百般抱歉的和母亲说着对不起,一边租了一套房子搬家。
虽说一个人住非常的自由,但他果然还是想看见这屋里可以多一点人生气。最好,有个伴侣什么的。绿谷出久想到。对于电话中表达的高兴,实际上他更多的是难受。
他五年前就已经成为唱见了。但当时他高中毕业,因为个性并不突出,他的朋友也不多。刚开始,他没有认识的唱见也没有多少的粉丝。就算是这样,当时的绿谷出久也坚持下来了。直到后来,大学的同班同学的丽日御茶子和耳郎响香发现绿谷出久是一个唱见后,成了他的后盾,从此以后绿谷出久更加用心的去成长,去唱歌。到现在他已经是很有名气的唱见了。
刚刚因为他的神游,搬家司机已经开车走远了。绿谷出久愁眉苦脸的看着这堆几乎把本来就窄小的楼道变得更小的大箱子,陷入了碎碎念之中。他遗憾的看着大大小小的箱子——里面装着录音设备和游戏设备,最重要的是里面有淼焱的周边。
淼焱是他最喜欢的唱见,三年前淼焱才刚入圈,绿谷出久就已经知道他了。淼焱的声音非常好听,是绿谷出久最喜欢的那一款。从淼焱在某个音乐网站放自己唱的歌开始,送礼物送的最多的永远是那个叫“izuku”的粉丝——那是绿谷出久的小号。
隔壁门突然“咔嚓”一声开了,从里面探出一个红白相间的脑袋。
绿谷出久目瞪口呆的盯着那道门后面的人——是一个红白发色的帅哥,手中拿着一支铅笔和一块固定了几张白纸的板子——虽然不知道头发是不是假发或者是故意染的。
“需要帮忙吗?”帅哥的声音很好听,有点熟悉,不过表情却是淡淡的,让人感觉是个不好相处的人。
“啊!能帮我把这个放进去吗?非常感谢”绿谷出久讷讷的说着,随便指了一个大箱子。
“行,没问题。”邻居先生突然奇怪的看了绿谷出久一眼,蹲了下来,抱起那个箱子“我叫轰焦冻。”
“呃……你好,我是绿谷出久。我叫你轰君可以吧?我看你拿着纸和笔,是要去写生吗?”
“不是,你随意叫,我先进去了。”
“那就麻烦轰君了!”
绿谷出久对轰焦冻感激的笑了一下,又抱起一个比较小的箱子和轰焦冻一起走了进去。
轰焦冻不动声色的打量着绿谷出久的房子,总体来看,新邻居还是收拾的不错的。他看见了一个电脑桌,估摸着应该是要放那,但为了礼貌,他还是问了一下放哪。
绿谷出久一愣“就那个电脑桌前吧,轰君,麻烦你了。”
轰焦冻点了点头,把箱子抱到电脑桌前,然后蹲下来放下,他随便瞟了一眼绿谷出久的电脑桌,他突然瞪大了眼睛,视线离不开电脑桌上的东西。
“你是淼焱的粉丝?”
电脑桌上摆着不少关于淼焱的周边,其中还有前十特典的应援折扇。不难看出绿谷出久的厨力有多高。
绿谷出久放下箱子后就在专心看着轰焦冻。他想,自己第一次搬家居然就遇上了那么帅、声音那么好听的邻居,还那么热心助人——想必性格也很好吧?
“是、是啊!”绿谷出久回过神来,有些不好意思的回答道。
轰焦冻突然猛的起身,不小心撞到电脑桌,但他的目光却紧紧盯着绿谷出久,他说“抱歉邻居先生,我不帮你搬东西了——我是人偶粉。”
绿谷出久决定收回他刚刚说的话,他的邻居先生果然是一个不好相处的人。

绿谷出久无力的趴在桌子上,脑子里徘徊着邻居轰焦冻说的最后一句话。
因为自己喜欢淼焱而他喜欢人偶所以邻里的友好关系就这样被破坏了吗!
不过他就是人偶啊…………这种喜欢自己的小粉丝因为自己而这样真的让人非常迷糊啊?!
绿谷出久其实非常纠结,毕竟淼焱和人偶的粉丝不和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了,尽管他并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不和这种事。总而言之,因为一开始粉丝的不和导致后面的新粉以为淼焱和人偶不和,新粉变成老粉又把淼焱和人偶不和的事传给新粉,最初那批老粉又逐渐变得透明了,即使有人知道事情始末,这么乱的情况下解释也没有什么用……最后的结果就是,在这个大型同性交友网站上,只要知道他两的人,都知道他两不和。
其实我和淼焱连话都没有说过几句啊!绿谷·人偶·出久严重吐槽着。原本他也想放着就这么不了了之的,毕竟总有一天会退圈,但现在却严重影响着邻里关系。让绿谷出久意识到这件事情的严重性。更何况,他其实最喜欢的唱见就是淼焱了。
绿谷出久对自己是直的弯的并不感兴趣。他只是会在一天要把他头皮都抓破的工作之后,长吁一口气,半瘫在地毯上,然后带上头戴式耳机,播放着那个叫淼焱的人的歌曲;他也只是会在淼焱出新歌的时候,半夜三更披上马甲把歌听了一遍又一遍,然后去送礼物给他。他只是有那种想法:我和丽日都认识那么多年了,该发生的早发生了,说不定我真的是弯的呢ヽ(;▽;)ノ
不过淼焱只是一个网络马甲啊……这事真的说不准啊……
绿谷出久又开始碎碎念了,一声电话铃响打断了他,这刚好就是丽日御茶子的电话。
“小久君?在吗!”丽日活泼可爱的声音通过电波传到绿谷出久的耳朵。
绿谷出久猛的坐直了“啊……是丽日啊,怎么了吗?”
“耳郎写了一首歌!我就和她说能不能让小久君来唱然后她爽快的同意了!不过这首歌是双人的,怎么样小久君,你有想好和谁合唱吗?耳郎说好像是要两个男孩子一起唱的。”
“可是我认识的男性唱见好像都没有空啊……”绿谷出久有些苦恼,突然,他脑子闪过一个人,是隔壁的邻居先生“你觉得,淼焱怎么样?”
“不是吧小久君?你确定吗?你们在网上属于不和的关系诶!”电话后的丽日惊呼出声。
“但是我们并没有聊几句啊……丽日你应该知道的吧,我还特别喜欢他呢。”绿谷出久无力的反驳,他听着电话,去冰箱里拿出牛奶。
“呃……的确是这样……那我就和耳郎她们说啦!对了!后天有聚会,地址发你手机上了,要来哦!”
绿谷出久把牛奶倒进杯子里,然后一饮而尽“我知道啦。”

轻灵:淼焱傻妈,我这里有一首曲子,能请你和我们的小人偶一起合唱吗(´• ᵕ •`)*
淼焱:我?真的吗?
轻灵:啊……看起来淼焱傻妈你不愿意啊……那我还是去找其他人吧
淼焱:不是的!!!
淼焱:轻灵我想和人偶合唱的!!!
轻灵:嘿嘿那我就愉快的决定了,要照顾好我们可爱的小人偶呀~(* ̄3 ̄)╭♡呼呼呼~他的QQ是**********~
淼焱:那,轻灵傻妈晚安。我去加人偶傻妈了。
轰焦冻复制QQ号,打开搜索栏,看到那个绿色兔子的头像出现在搜索页面上,旁边还有两个字,人偶。他赶忙点击添加好友,把信息输入过去之后,一本满足的合上了笔记本电脑。
虽然说今天新搬过来的邻居竟然是个淼焱粉这让他有些不爽……但今天对是他的lucky day!因为终于有人邀请他和人偶合唱了!
这,这,四舍五入自己就和人偶老师cp了啊!
轰焦冻赶快停止自己的脑内幻想,他打开网页去搜索优良的录音设备。
尽管他现在用的那一套已经很不错了,声卡耳麦之类的也很贵,但他仍然不满足——一定要给人偶老师最棒的效果才行!这样人偶老师以后就会经常找自己合唱!然后他们就逐渐水到渠成了……轰焦冻再一次打住自己脑内的想法。
轰焦冻作为一个同为23岁却在界内已小有名气的室内设计师,找他接单子的肯定不会少。更何况他的爸爸也是业界知名的设计师,即使他不愿继承这个头衔,但单子确实因为这个头衔变多了。这会儿,他让自己的大脑冷静下来,双手停止买买买的之后,看着您已消费了多少多少元的用户提醒,他终于想起来自己的工作。轰焦冻僵硬的扭过了头,看着那堆繁杂图纸和客户要求,心里是说不出的复杂。
轰焦冻想起来自己下午开门的意义了——他是想去外面寻找灵感的!结果!灵感不但没找到,他还浪费了一个下午!
随后,一脸懵逼的绿谷出久听见自己邻居家传来一声巨响,想着他今天下午的态度,还是无奈的打住了去问问他的想法。
轰焦冻自认为自己并不是一个好心的人,但他在今天下午准备出门寻找灵感的时候,看见邻居在辛苦的搬着箱子,他居然就这样好心的问了一下,然后又好心的把箱子搬了进去——这可不是他会干出来的事。
要说动机?可能只有邻居先生声音像人偶了吧。就是不知道为什么邻居先生居然是淼焱的粉。轰焦冻沉思着。
不过现在的主要任务是搞定这些单子!轰焦冻再一次拿起了笔。

“小久!来这里来这里!”丽日御茶子开心的招呼着绿谷出久。
绿谷出久摸了摸鼻子,朝丽日她们走了过去“非常抱歉!我迟到了!!”
“没事没事,怎么样,搬家了之后还好吧?”绿谷出久一坐下,耳郎响香就迫不及待的问道,绿谷出久忍不住又摸了一下鼻子。但还没等绿谷出久回答,耳郎响香就又和上鸣电气吵起来了。直到他们毕业,绿谷出久才知道这对欢喜冤家在一起了。
他急忙问坐在旁边的饭田天哉发生了什么事,曾经的班长饭田还是那么的一板一眼“在点菜的时候耳郎同学和上鸣同学起了点争执,一直到现在。”
“小绿谷吃菜,反正小响香和小电气这样子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了。”蛙吹梅雨很淡定的夹了一大把菜放在绿谷出久的碗里“听小响香说你要唱她的歌,和淼焱一起?”
耳郎响香顿时不和上鸣电气吵了,转过头认真的对着绿谷出久说到“你确定要和淼焱一起?当初知道这个消息我还吓了一跳呢。”
绿谷出久表情有些纠结“为什么你们都会这样想啊?明明知道我和淼焱都没说过几句话啊。”
“就是因为知道你们没说过话才问你的啊!你以前不都是对于你们两个不和的消息爱理不理的吗!”耳郎响香怒吼着。
“啊……是因为我邻居他是人偶粉啊,结果知道我是淼焱粉他就炸了。”绿谷出久挠挠头,无奈的说着。
上鸣电气震惊的看着绿谷出久“绿谷,你那邻居几岁啊,小学生吗?”
“你不也是小学生吗上鸣电气!”
“诶呦……我错了响香。”
绿谷出久仔细想了一下他的邻居“实际上他比我高啊……应该,不会很小吧。”
“小绿谷比你高不是很正常的吗?”
“梅雨不要黑我啦……”绿谷出久又无奈的笑了起来。“不过他长得很好看,很精致,头发虽然挑染但是驾驭的很好。”
听到绿谷出久的话,丽日御茶子突然眼泪汪汪的扑到绿谷那里去“呜哇,我家小久终于要嫁出去了吗!”
“快去勾搭啊绿谷,别让他祸害万众男性啊!”上鸣电气帮腔着,幸灾乐祸的笑着,但没过多久他就被耳郎响香拧了耳朵。
“绿谷同学要好好把握住这次机会!”饭田正经的参与到这场不正经的对话中了,绿谷出久欲哭无泪,居然连班长饭田都……
好在业内良心蛙吹梅雨发话了,这让绿谷出久终于逃脱着场可怕的对话。
她说“小绿谷,你说的那个人声音怎么样?好听吗?要不要告诉他你就是人偶,然后拉进我们群里?”
“好听,真的超好听……呃……”绿谷出久突然有些迟疑的摇摇头“那个……”
“诶,小绿谷想到什么了吗?”
“嗯……听你们突然谈到声音我觉得……我那个邻居和淼焱的声音真的好像。我觉得已经不是像了,我感觉……他就是淼焱……”
“但淼焱因为喜欢人偶所以讨厌自家的粉丝……你不觉得他太任性了吗!”上鸣电气严重吐槽着。
“我不敢肯定,毕竟世界上声音相像的人有那么多,我也不好仅凭借声音像这一点就草率的做出决断啊……”绿谷看着众人有些犹豫担心自己,但止不住兴奋的表情,一脸的无奈“要不……我去探探口风?”

人偶:淼焱傻妈晚上好!这里是人偶~耳机和轻灵说这歌是耽美的,她叫我过来和淼焱傻妈培养感情呢(´• ᵕ •`)*
淼焱:你好!
淼焱:我是淼焱!
淼焱:和人偶傻妈培养感情是很幸福的事情哦(* ̄3 ̄)╭♡
淼焱:非常幸福!
人偶:淼焱是我的粉丝?
淼焱:是的。我超级喜欢人偶傻妈……(:3_ヽ)_
人偶:那太好了!有件事想了解一下!
淼焱:傻妈请讲。
人偶:就是……我有个亲友他是淼焱粉,他最近搬家了……他和我说他新邻居是我的粉丝,好像很讨厌淼焱粉。所以想问问淼焱傻妈对我的粉丝态度怎么看?难道说我的粉丝都是这样的吗……感觉有一丝丝子不教父之过的感受呢。
淼焱:…………
轰焦冻一时有些心虚,人偶说的这不就是他吗?话说隔壁邻居原来是人偶的亲友啊……啊……那得搞好关系这样就有可能遇到人偶傻妈了。不过现在当务之急是如何回人偶。轰焦冻心想。
他重新把视线转回和人偶聊天的小窗口,人偶发现了他的异常,开始焦急的询问着。
人偶:淼焱傻妈……?
人偶:诶,淼焱傻妈你怎么了吗
人偶:唔……
人偶:是我这个问题有些,唔,难回答吗……
淼焱:人偶傻妈不是的!刚刚我不小心把水洒在腿上了(๑′°︿°๑)拿纸巾擦了一下。
人偶:啊……这样啊……是热水还是凉水啊,别受伤了淼焱傻妈(〃'▽'〃)
淼焱:谢谢人偶傻妈!是凉水。话说叫我淼焱就可以了。
人偶:那你也叫我人偶吧!其实之前就想说了,人偶傻妈听着好羞涩。
人偶:好了好了回归主题,淼焱轻灵应该发给你了吧?曲子和歌词。
淼焱:嗯,绿色部分是你的,我的是红色的部分,我看还有一段两个人一起录的对白。
人偶:对,昨天耳机和我说这段对白是要稍微温馨一点(〃'▽'〃)淼焱你可以吗
淼焱:我没问题。你呢?
人偶:我也没问题!
淼焱:啊啊,人偶你太温柔了吧……虽然有点冒昧,但是我可以问问人偶傻妈坐标吗!(:3_ヽ)_
人偶:我是T市的?淼焱呢。
淼焱:好巧,我也是T市的。
人偶:哇竟然这么巧的吗?
人偶:哈哈,那太好了,等有空就出来面基吧。
人偶:我很喜欢淼焱傻妈的,想和他在一起那种(bushi
淼焱:我们下次见面说不定是在民政局。
人偶:哈哈哈哈哈哈……你要出现在我家户口本上吗?
淼焱:嗯。
人偶:啊那我很期待哦,我要睡了,晚安。
绿谷出久偷笑着叉掉了聊天框。他现在百分之一百,不,百分之一千的确定,他隔壁那位就是亲爱的淼焱傻妈~
令人激动~绿谷出久很开心登上了淼焱的主页,滑动鼠标给淼焱送礼物。
好孩子绿谷出久不会知道,在他开心的送完礼物之后,网上发生了一件大事。

等绿谷出久交完所有的音已经是三天后的事情了。在他交音之前,为了不让自己颓废,他把歌曲下载了之后就把网断了。此时的他正慵懒的瘫在电脑椅上,伸了个懒腰,移动鼠标把文件发给耳郎响香。
电脑突然发出滴滴的声音。他都不知道为什么,三天断网之后找自己的人会那么多,虽然平时就很多,但这次……感觉完全不一样。绿谷出久直起身子,绿色的卷毛翘了一下,把其他的都给无视掉,他打开了耳郎响香的小窗。
耳机=插孔:出久,干音很给力。对了,你最近没有上网吧?
人偶:没有,怎么了吗?
耳机=插孔:虽然丽日说最好不要让你知道,但是……这是你的锅,摊手。
人偶:???
耳机=插孔:你怎么上你的大号去给淼焱送礼物了的!虽说你们俩合作了,送礼物没啥不对的。但是你怎么发的和你那小号的文字一样啊!现在都有人扒出那小号原身是你了!
人偶:我用了大号送的礼物?
绿谷出久华丽丽的被震惊了。他打开微博和歌曲主页,比往常要多个两三倍的评论冲着他飞了过来。
「淼焱怎么可能和人偶不和!你看人偶着森森滴爱意~」
「排楼上!说不定这就是人家小两口闹不和在网上谁也不见谁的!」
「我次奥!我都脑补粗来了!人偶:我要和你在网上变成陌生人!哼!淼焱:好好好都依你~」
「楼上!你ooc啦!不过我喜欢_(:зゝ∠)_」
「啥都不用说了,原是不和唱见反转变成恩恩爱爱小情侣,这糖我可以吃一年!」
人偶:耳郎……我……
耳机=插头:嗯哼?
人偶:没有想到那么多人支持我和淼焱cp啊摊手~就是我们两个都不承认有点蓝瘦……
耳机=插头:……实际上淼焱作了回应好吗……
耳机=插头:算了,刚好趁这波热潮,赶紧去宣传你两的歌。
绿谷出久看见耳郎响香的话有些愣,他点开淼焱的微博,看见那一大段话。
「唱见淼焱:
人偶是我非常喜欢的唱见,他唱的那首《xxxx》正是把我拖入坑的罪魁祸首。那个时候我十分低落,正是听了他的歌,才从那种无法释怀的心态中走了出来。我一开始只是做一个小透明去刷他的歌,后来我觉得想离他跟近一些,就做了唱见。实际上,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有传言说我和人偶不和,但是我现在澄清一波。我是人偶的脑残粉。还有,我也有个小号@爱人偶的shoto」
绿谷出久现在喜悦的心情充斥了他整个大脑,他无视了耳郎的滴滴小窗,点开淼焱的对话框。他现在就想跟他表白,现在就要。
人偶:焦冻!!!
人偶:我喜欢你!!
淼焱:???
就算轰焦冻再傻他现在也反映过来了,之前人偶和他说隔壁住了的亲友,其实就是他自己吧?
轰焦冻只想掩面哭泣,可惜人设不准他做这样的事情。他恨不得穿越回帮人偶搬家的那一天,顺顺从从的帮他搬东西。小孩搬不动颤颤巍巍的样子实在是太让人心疼了!
人偶:唔……?
人偶:你不是轰焦冻吗?
淼焱:我是。
淼焱:开门。
轰焦冻站在绿谷出久门口前,虽说在QQ上发了让人偶开门,但他也拿不准人偶会不会开门。他正犹豫着要不要敲门,门咔嚓一声开了。
“你……你好……”绿谷出久冲过来开门,一不小心撞到了门“我是绿谷出久……嘶……”
轰焦冻看着绿谷出久忍着痛楚的样子,伸出手在他头上抚摸着。他半拥着绿谷出久,进了绿谷出久家的门。
门咔嚓一声,被轰焦冻随手带上。绿谷出久回过神来把轰焦冻一把推开,脸红彤彤的,低着头有些害羞。
“那个,你好我是淼焱,也是轰焦冻……”
绿谷出久抬起头来“我是人偶……我有个问题一直想问你……”
“什么问题?”
“你明明是淼焱本人,为什么和你家粉作对?你明明知道,淼焱和人偶一句话都没有说过。”
“唔……有说过。”轰焦冻认真的看着绿谷出久。
“嗯?什么?”
“我们有说过话。”
绿谷出久愣住了,不会吧,就算说过自己不记得了,那堆粉丝应该也会记得的吧,她们可是不放弃任何一个有糖的地方啊。
轰焦冻拿出手机,打开微博,翻出三年前他发的一条微博,下面有几条评论。绿谷出久一眼就看到自己当时的评论了。
「人偶deku:啊!淼焱唱的真好听!」
“为什么……大家都不知道?”
轰焦冻想了一下“当时我直接把这条微博设置成仅自己可见了……那个人偶……”
“叫我绿谷吧?”
“如果绿谷想要我调回来,我现在就调回来。”
“不用了!”
“已经调回来了。”轰焦冻摸摸鼻子,偷偷又转发了一遍这条微博。
绿谷出久转过身,去厨房倒了两杯牛奶“我看见你在微博上发的了。”
正偷偷转发微博的轰焦冻“……什么?”
“就是你对我送你礼物的回应啊!不会是助理写的吧?”
轰焦冻有些尴尬“不,不是的。”
“当时我真的,非常非常开心。然后我就很想跟你表白,真的。”
“我三年前就喜欢你了,我自己都觉得我对一个网络马甲那么喜欢有点不现实。可我还是喜欢你,无论是淼焱还是轰焦冻。”
“你什么时候猜到是我的?”
“在你发省略号的时候。”
轰焦冻再度尴尬“那个,不好意思……因为我是人偶推……推得人不同不能谈恋爱?”
绿谷出久难以置信的看着轰焦冻,气的有点想拍桌子“我是人偶!”
轰焦冻好看的眉毛纠结在一起“呃……我是淼焱?”
“……算了。没有回应就算了。”
“不是!”轰焦冻激动起来,一把抱住绿谷出久,来了个甜腻绵长的吻。
“……轰君下次的话记得要先和我说一声。”绿谷出久揉揉发红的眼睛,他像只小兔子,从轰焦冻嘴边离开“你还记得你之前说的话吗?”
“呃……什么?”
“下一次见面就是民政局!”
“噢……”轰焦冻恍然大悟,企图把绿谷出久拉走。
“轰君……其实吧去民政局也没用啊你是想闪婚吗?”绿谷出久一脸无语,他拉开窗帘,指了指外面。“还有你看,现在几点了?”
看着指针正指向12点的轰焦冻犹豫起来,他松开绿谷出久,再一次摸了摸他的头。“我先走了,那,晚安,绿谷。”
“轰君,晚安。”

「耳机=插头:
『勇士拔出剑来 唰的出击了
王子骑着白马 悄悄看着他。』
淼焱x人偶新歌《xxxxxx》激情发布啦~
请各位观众姥爷点赞推荐收藏一连串哦~」
「哇!发歌了发歌了!这俩人终于合唱了!」
「勇士和王子的设定我的天啊……超赞……我永远喜欢淼焱和人偶.jpg」
「T.T我的天啊我命令他们现在就去结婚!!」
绿谷出久端着两杯温热的牛奶走到书房“轰君,还记得我们之前的那首合唱吗?耳郎终于做好了!已经发了!”
“我知道,你看,我已经帮你抢了沙发了。”轰焦冻抿了一口牛奶,把显示屏给绿谷出久看。
「唱见淼焱:抱着我可爱的人偶坐沙发(* ̄3 ̄)╭♡」
绿谷出久忍下打人的冲动“我还以为你在画设计图呢。”
“没有老婆充电画不出来的。”
绿谷出久的脸刷的一下红了,他慌慌张张的拿起被轰焦冻喝完的杯子,在轰焦冻脸上短暂的亲了一下“轰君,我去工作了,你好好画。”
轰焦冻一脸得逞的样子,他拿起压感笔,愉快的画起了他和绿谷家的房屋设计图。